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衡阳上班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05|回复: 0

十四年职场血泪史(下)

[复制链接]

1006

主题

1016

帖子

438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386
发表于 2018-10-7 12: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都说现在的90,95后的员工,不好管。想当年,80后的员工,何尝不是如此?
公司早上9点上班,我一般会提前个10来分钟到,学习学习日语。有一次,被领导看到了,批评我了几句。大概意思是,不要在公司做和工作不相干的事情。可我却非常不爽,跟领导说:明明还没到上班时间,别的同事可以在那东拉西扯,我就怎么不能学习日语。
我和领导在大庭广众之下争论了起来。最后,我气冲冲的把日语书往桌子上一摔。很多同事还以为,接下来我要辞职不干了呢。然而,我并没有,而是忍了下来。
我想,如果时间往前两年,幸许我还真的不干了呢,可见进入社会这段日子,我确实要成熟了一些,但终究还不算太成熟。乃至今天,我顶撞领导的毛病依然没改。
老实说,我的领导也确实有点小题大做,因为当时我一直没有业绩,所以他自然看我不痛快,看我来得早,不在那整理客户,却学日语,自然想上来说几句。结果,我又是个刺头,和他顶了起来。我还记得他的原话:犯了错误,还振振有词。
不过我们领导脾气还真是好,当着那么多人怼他,他也没把我怎么样。如果换了我是他,估计早就当机立断,把当时的我开除了。事实上,日后的我经常这样开除员工。
但是,终于有一天,领导让副总告诉我,我被辞退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并没有什么反应,反正电话营销这份工作,我也是干的够够了。其实在这段时间里,我也经常以见客户的名义,出去面试。不过面试的效果一直都不太好。
许多人被辞退,就直接那么走了。而我被辞退,还非得搞个仪式。记得那是一个下午。那个副总,把3组和4组的人,都叫了过来。临走前,他让我送给每人一句话,然后每人再送我一句话。
十四年职场血泪史(下) 思考 心情感悟 IT职场 经验心得 第1张
有备无患——有史以来最好的工作

被辞退没多久,我又找了份更好的工作。这家公司是我市一个地产集团,当时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但好歹也算是个老企业,所以今天依然还苟延残喘的存活着。
当时我去了一家公司,面试我的是人力总监,一个中年妇女。她对计算机一窍不通,也问不出什么高端的问题。我只记得我当时说了些,关于公司网站的改进意见,我建议公司把网站,做成类似于淘宝那样的网络商城。这样很多人,不用亲自过来,也能够在线购买。
放到10年后的今天,所有的线下商场,都开始这么干了。而我在那个时候提了出来,怎么说也算是有的跨时代的意义了。哈哈,又吹牛了。
人力总监,听完后很满意。她说:其它来应聘的,只是单纯的介绍自己。都没看过我们公司的网站。你们搞计算机的,总要看看别人家的网站,是怎么做的吧,这样才专业嘛。
就这样,我很轻松的通过了初试。
为了能更顺利的通过复试,我回去后,真弄了个和淘宝一模一样的网站。其实倒不是我有多牛。一来,那个时候,淘宝还没有今天那么复杂。二来,网上有开源代码。我只要下载下来,稍微调试,修改一下就可以了。我记得那套开源代码还不大,因为我当时没有U盘,是把文件装在手机里,拿去复试的。那手机的总容量才250M,10年前嘛,能有什么好手机。
复试我的人,是位30来岁的大哥,我管他叫——端哥。他是原信息部的主管,也不知道为啥,他要离职,所以就是让我来顶替他的。整个集团,就他一个人懂技术,所以最后能不能通过,那就得他拍板。
我用电脑搭建了个虚拟服务器,给端哥展示了我做的网站。
端哥让我在线购买看看。我就操作了一下,但结果数据库里没有显示。我当时急得一头汗。不过老天作美,我临时调试了一下数据库连接,居然成功了。要知道,我在学习编程的时候,数据库连接,每次调试总要出点问题,要调试好久。那天,居然一步到位了。于是——我通过了。
腐朽的大公司——混吃等死的同事

不过最后,我还是认识了芳姐。有一次,我去芳姐办公室,给另一个财务大姐,安装财务系统。这时,一个经理来了,芳姐问这位经理:我要的资料准备好没。经理埋怨道:没啊,芳总,这不能怪我,资料在电脑里打不开了。我让小马过来帮我弄,他老也不过来。
我当时就在旁边,听到也是服了。自己工作没做好,就赖到我身上。公司上上下下,好几百人。就算有问题我也得一个一个来啊。总不能你叫我一声,我马上瞬移到你眼前吧。不过泉涌集团大部分管理者都是这个德性,我也见怪不怪了。所以我也没有作声解释什么。
芳姐说:行了,那资料我自己准备吧。那经理看了我一眼,悻悻的离去。
这时财务大姐跟我说:小马,你是不是近视啊。怎么离电脑这么近。我说:是啊,200多度呢。
财务大姐说:近视咋不戴眼镜呢,这么看电脑多累啊。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戴眼镜就不帅了啊。听到这话,财务大姐和芳姐扑哧一笑。
芳姐道:是啊,我也不喜欢戴眼镜。
“咦?芳姐,你也近视,不过看起来不像啊”我好奇的问道。
“以前近视,后来做了手术,所以现在看的很清楚”
“哦,这样啊。不过我听说准分子手术,是直接切割晶状体,以后老了的话,可能会得后遗症啊。”
“哈哈,以后那么久的事情,管它不了了,现在能看清就行。”就这样,我和芳姐从陌生同事,算是认识了一些。以后偶尔去芳姐那,能和她聊聊天,我就很满足了。
芳姐算是泉涌集团少数认真工作的人,而27楼上,大多数人,每天的状态就是在混日子。尤其是刘总监安排来的更是如此。刘总监是人事总监,却配置了3个助理。一个助理是公司原来配给她的,另外两个都是她安排进来的。结果是仅有那一点点的工作,她也安排原有的那个助理做。而其它两个助理,整天过着挂机领工资的日子。
即便这样挂机,那些助理也不太满意。有个助理跟纪兰关系好,经常来我这里找纪兰玩(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每次来,她都会抱怨,怎么还不下班?怎么还不周末。
我说:大姐啊,今天才周三,你就盼着周末啊。
她说:我每天周一就开始盼着周末,早上9点到这里就盼着下班。
我真的很同情她,因为她每周需要煎熬5天,上班对她来说,就是坐牢。如果一个人的工作生涯,占整个一生的30%,那么她的一生,30%就是在煎熬和期盼中度过,而最后期盼的结果,就是退休养老,这个结果实在是没让人觉得,有什么好期待的。
我并不是危言耸听,泉涌集团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活着。那个助理年级20来岁,实事上,这里,30岁,40岁,50岁的人都有。他们每天的状态,几乎是溜须拍马,挂机等着退休。
而且在这里,我才领教什么叫做真正的势力。有一次,我去法务部检查网络部线。可部线的插口,被两个又大又高的档案柜挡着。虽然我体力还是可以的,但一个人挪动这两个档案柜,可真是有些吃力。而整个法务部,4,5来个人,没有一个过来搭把手的。我主动请求他们帮助,女生们,说自己是女孩,干不了这粗活。我让男的干,旁边的女生就贱嘴溅舌地说:王哥都那么大岁数了,哪搬得动啊。
好吧,我自己来,我辛辛苦苦忙了大半天,总算把两个档案柜挪开,已经是满头大汗。检查完之后,我准备把档案柜再挪回去。正巧,这时副总来了,看到我搬的很吃力,赶紧过来搭把手。副总这一上手可好。整个法务部全涌过来,其中王哥冲在了最前头,帮着搬。走廊经过的人,也凑进来帮忙,呼啦啦一下子来了10来个人。很多人站在人群外面,都插不上手。果然人多力量大,一分钟不到,两个档案柜,就放回原位。
莫须有——开除不需要理由

信息部又招进来一个人,我就感觉不对。这哥们40多岁了把,一看就不像来干助理的。看样子他和刘总监挺熟,刘总监让我带他去下面各部门,多走走,多认识认识,让他熟悉熟悉业务。小韩也是新来的,刘总监怎么不曾让我带小韩去熟悉。
我带着他,到各个部门熟悉业务,下面的员工就一个劲的问:小马,干得好好的,怎么要走啊。我呵呵的笑了,半开玩笑,半讥讽道:哎呀,这都被你们看出来了,我估计要被公司开了。那个40来岁的哥们,赶忙补充道:不能,不能。
被辞退的一天终于来了,那天上午,好不容易部完了楼下超市的网络,就被刘总监再三催促,叫了回去。说我被解雇了,解雇的原因是,我上次做的公司内刊,有些标点符号有错误。
咱们先来就事论事,企业内刊这东西,本来就应该是刘总监他们人事,行政团队的事儿。刘总监那边3个人,一个干事的没有,把这活推给我干。我又不敢得罪她,周六周日,现学的CorelDRAW(矢量图软件,PS是像素图,无限放大会失真,矢量图软件更适合做广告版,图书等等。)把内刊做好了。
好吧,虽然这活不是我干,但我接了,就得把它做好。但就几个标点符号,你跟我说错了?你非说用句号的地方应该用逗号,我还能给你请个中文系教授来鉴定一下不成?
再说,内刊做好后,是需要刘总监校队的,本来也是她的工作。那么即便错了,作为校队的人,是不是也有责任?
好好,哪怕责任在我,那么内刊做错了,就开除,是不是量刑过重了点?
我听完刘总监的话后,强压着怒火,这些话,憋在肚子里,一句也没说。我有点慌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好不容易不用做销售了,有个还算正常一点的工作,薪资也不错,难道又要失业了?
公司离家近,我回家吃饭的时候,告诉妈妈这个消息。妈妈说,你再去和刘总监好好说说,好好求求她,看看能不能放你一马。公司打印内刊,一共花了600多元。大不了,咱们陪了这钱还不行吗?实在不行,扣一个月工资也行,只要不开除怎么都行。
听了妈妈的话,我立马跑回公司,即便我觉得这明摆着是坑我,还是态度非常卑微的和刘总监认错,承诺赔偿打印费损失,或者扣我当月工资,乞求刘总监再给一次机会。
然而,刘总监并没有给我任何机会,她态度很温柔,但立场很坚决,一定要开除我。可能她也觉得这理由有些扯淡,就说:不光是这一件事,还有别的事情。
我自认在泉涌集团兢兢业业,无愧于心,追问道:还有什么事?
刘总监想了半天,也实在想不出啥,又说:我天天坐在办公室里,怎么知道你每天出去干活,还是去玩了。
我说:我每天都是出去干活的,这个简单,你觉得我哪天出去玩了,可以给下面打电话,问问我当时在不在场不就完了吗?
刘总监笑了笑:我不用去问下面,你每次出去干活,应该先上我这里报道再去。
十四年职场血泪史(下) 思考 心情感悟 IT职场 经验心得 第2张
带角的羔羊——实体群发

本来我就打算先理后兵,我在泉涌集团,每天兢兢业业的忙碌,却最终迎来开除的命运,心中自然怨气难消。
我回到家里,打开电脑,把刘总监对我的不公裁断,写了下来。并且把我了解到,刘总监如何排挤其它员工的内幕,也抖搂了出来。(其它员工的内幕,是端哥提供的。哈哈,记得当时原话也有这么一句,着实的是把端哥卖了一把。后来端哥还埋怨了我。谁叫你把我当枪使呢,也别老在幕后,出来露露脸吧:)
最后,我写道,是因为上次选系统,为了公司考虑,没听刘总监的建议,才得罪了她,导致被开除的。我自然不会傻到直接说刘总监收了回扣,毕竟我没有证据,但我就这么点了一句,让人会往那方面怀疑,这就足够了。
我洋洋洒洒写了大概1000来字吧,现在原稿实在找不到了。如果能找到,还真想贴出来,给大家看看哈哈。
然后,估算了一下泉涌集团27楼的员工,以及下面的领导,大概50来人。
我就去打印了50份,然后买了50封牛皮纸的信封,把打印的信装了进去。在信封上写了每个员工的名字,比如:XX收。
弄好后,我又去了27楼,从老总办公室开始发,老总不在,我就给了秘书。然后是副总办公室,财务办公室,法务办公室,企划部,营销部,市场部。反正除了刘总监那个办公室,其它办公室的每一个人,我都发了一封。
然后又去了集团下面的公司,给每个公司负责人一封。正好去公司下属的酒楼的时候,看到老总的姐姐——薛姐。就给了薛姐一封,薛姐看完后,痛骂刘总监,说她天天不干正事,整天搞办公室政治。问我今年多大?
我说24,薛姐说,正好本命年,该着有事。说她去找薛总,让我回家先等着,等再请我回集团。
全发完后,我收拾收拾东西,带着从家里拿来的办公室盆栽,往家走。正好在路上,我遇到了老总秘书和芳姐。
老总秘书埋怨道:我还以为你临走给我写了封情书呢,害得我白激动一场。芳姐却皱了皱眉问: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我说:我太生气了,我的好处就是要出这口气。语毕,扬长而去。
有的时候,报复并不能带来利益,但报复带来的快感,本身就是利益,哪怕付出代价,也在所不惜。
刚到家,王少就给我打来电话。说他看过我的信,想找我聊聊。我正好心里烦闷,于是就过去了。王少已经被分到集团下属的饭店工作,于是我去了那家饭店。一见面,王少就满面笑容的竖起大拇指:太棒了,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这下可有的那刘总监瞧的。
我知道,王少和刘总监以前有过节,现在自然高兴。他又开始吹上了,说:你这么弄,其实还没有什么杀伤力,顶多让人私下里议论刘总监几句。要是换了我,我就说:你给我等着,你晚上下班走路小心点。
我问:那你还能找人打她不成?
王少解释道:我没打她啊,我就这么一说,你说她难不难受,她是不是每天下班回家,都提心吊胆的。
我心想,切那有个屁用,市井小民的作风。小时候打架,打输的一方一般会愤愤的离去说:你给我等着。
结果谁会当真?反正我是从没当回事儿过。
王少给我端来一碗豆浆,又道:你呀,就是嘴太笨。就这么老老实实的就回来了。光写信有啥用?你当面跟她干啊。然后他又接着吹,说他以前是如何如何跟刘总监对质的。
说他口才了得,又说我太死板。以前他那个地税局局长的爸爸,和老总谈事的时候,正好听到我跟老总汇报工作。回来后,就对王少评价我说:这小子,不行,连话都说不明白。
听到这话,我很不开心,只能默默的接受他爸爸说的话,默默的喝着豆浆。
第二次失业——回家写小说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我工作的非常努力,结果被开除了。而十年后,也就是我的上一份工作,我工作的也非常卖命,接手了一个全国垫底的烂尾团队。在毫无公司支持,上级拖后腿的情况下,在半月内,把团队带到了北区第一,业绩一度超过北京总部。结果我这个部门却被坑爹的撤了站。
在我的职场生涯中,我最痛恨的公司,就是这两家了。而从这两家公司被迫离开后,都面临着一个很漫长的失业。离开泉涌集团,是2008年10月初,因为对职场的失望,我直到2009年12月,才去找工作,历时一年零两个月。当然,现在的我仍在失业中,有望破这个记录。
和10年前不同的是
那个时候,我一直没找工作。
现在我却一直在找,但真没有适合自己的。
那个时候,我没什么资本,也没什么资历,但青春依在,做什么都可以从头再来。
现在我有些资本,在互联网行业里,算是相当有资历,但青春不再了。陌生行业你想从头再来,但公司嫌你年纪大,不给你机会。(当然,有些公司也给了机会,但被我拒绝了。)
熟悉的行业,管理岗位,一个萝卜一个坑,还真不好进。
那个时候,我回家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游戏我记得很清楚,当时一边玩,一边跟父母吐槽那个公司是如何坑爹。
由于销售干够了,在职场摸爬了几年,也什么起色,我就宅在家里。但总得有点事情做吧,总不能天天打游戏吧。那个时候,网络小说正是火的时候,而我自认为文笔还行,所以,我寻思着,要不我试试写写小说吧,没准成为大神,当个全职作家也不错。
其实我并不是很擅长写小说,虽然在学校的时候,文笔还可以。考试时写的作文,经常被语文老师拿来当做范文。但一般我写的作文,都是议论文、散文,而我在记叙文方面并不是很擅长。不过,偶尔也会写写小说,但写的很慢,而且字数基本过不了6000字。
但我说在家写小说的时候,父母居然异常的支持我。即便今天我都30好几的人了,没工作,没对象,父母还是希望我能够在家写小说,而并不是很希望我出去跑客户。我真不知道,他们对我哪来的那么大自信。
我记得我的小说,当时一天也就20左右的点击吧,推荐更是寥寥无几。而且即便是这些点击,也是作者互粉。那些和我一样的小白作者,跑我文章下面留言,给我点击和推荐。然后我也礼尚往来的跑他们的新书里,给点击,推荐。
虽然今天看起来,完全的白费功夫的举动。但当时的我,还真的忙的不亦乐乎,乐在其中。
十四年职场血泪史(下) 思考 心情感悟 IT职场 经验心得 第3张
学写网文——从阅读开始

妈妈是很支持我在家写作的。她带我去了家具城,给我买了很好的书柜,写字台,还有老板椅。一共花了4000多,大概相当于今天的一万来块吧。
回来的路上,妈妈还鼓励我说:找不到工作不要紧,在家写小说,照样能赚钱。
哈哈,直到今天,我的父母也这么说,和很多不开明的家庭不同,我的父母是相当开明的,按理说,我是极有成为网络写手的成长环境。但最后,我还是没走这条路,因为这条路,实在是太辛苦,太孤独了,真的比上班要辛苦,孤独一百倍。所以,我一点也不羡慕那些大神们,因为我知道,他们背后付出的,是怎样的努力。他们如果把这种努力,用在普通工作上,也一定会做的非常出色。
但为了写网络小说,我必须熟悉网络小说是什么回事,风格是怎样的,技法如何,以及当下市场偏好的题材。
于是开始读一些比较叫座的网文,我可真是强迫自己去读的,把每天读多少章节当做KPI。可能大家不明白,读小说这么好的事情,怎么还得强迫自己呢?其实如果本着放松,随便读读一目十行的的态度,确实不用强迫。但那对提高写作,丝毫没有帮助。
而我阅读,是带着学习的态度,逐字逐句的去读。比如,这里,作者为什么要用这个词,而不用那个词?作者对这个人物的描写为什么会这样,而不是那样的手法?作者这样的场景过度,是太唐突了?还是正好干脆简练?
而且,在小说每个桥段,和悬念的铺设,每一个对角色的刻画。我都会自己去思考,思考,如果换成自己,同样的地方,应该怎样去写。然后试写一下,对比一下,看看不足在哪?
这样读起来,是很累的,也读的很慢。我有时感觉,自己读的,可能比作者写的还慢。
但提升也是很快的。很多小说,刚看的时候,感觉是仰视的,大神的写作功力,真的难以超越。但通过我这种阅读学习的方法,看过十章之后,自己再动笔一写,豁然发现,原来自己也可以做到。
我当时读传统文学,读到亮点的地方,我都会整段整段的摘录下来,然后整理打印出来。我现在的抽屉里,还有装订着当年厚厚的摘录。我当时每天都会温习这些摘录,去揣摩,去消化他们。
在那几个月里,我真的感觉自己在写记叙文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以前是只会写微信公众号上面那些,讲道理的文章。而对小说类文章退避三舍。其实现在的我,要更擅长写小说一些。如果现在让我写公众号,和写小说二者选的话,我更愿意选择后者。
因为前者,是通过语言,去表达思想。而后者,是通过故事去表达思想。漫长的历史告诉我们,只有故事表达的思想,更容易被人记住。
而且写小说,和做演员一样,人的一辈子,大多只能扮演一种角色,比如你是一个程序员,那你可能一辈子都是程序员。或者你是个律师,医生,那么这都是可能是你这一生的角色。大多人,不会有太离奇,和波折的经历。
作者:天涯楼主道心维维

要发帖的朋友,可以加我为好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衡阳上班族 ( 浙ICP备13037409号 )

浙公网安备 33032402001003号

GMT+8, 2018-12-19 05:28 , Processed in 0.24438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