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衡阳上班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399|回复: 0

南存辉的担心!郑秀康的艰辛!温州商界大佬亲述你所不知道的创业故事

[复制链接]

1001

主题

1011

帖子

436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367
发表于 2018-9-11 23:4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今年的高峰论坛上,“畅行中国·改革放40年全媒体新闻行动——‘四十年四十事’全国百城百台大型高端访谈”报道组以“温州模式启示录”为主题,与南存辉、郑秀康、胡宏伟、曹景行等企业家、专家学者,从亲历者与见证者等视角,再现了温州模式发端、升级以及全球化等历史节点中的经典场景。
令人动容的创业细节,精彩独到的专家点评,不仅让现场的全国媒体代表不时自发鼓掌,也让与会者对于温州模式的创新与发展有了全新的认识与思考。

080413fjra36o3jpfcjjoj.jpeg
从低小散到规范化,
温州在一轮轮整治中凤凰涅槃
亲历者南存辉(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正泰集团董事长):
刚开始做电器,看到熟客是又开心又害怕
电器涉及到技术、管理、标准等,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很容易出洋相,特别是工业电器,它还会涉及到人身安全问题。我最开始做电器的时候,其实是很焦虑的。看到熟客来了,是既开心又害怕。开心的是,回头客来找我们;害怕的是,我的产品到底过不过关,会不会出问题?这个转机是出现在1986年,当时国务院颁发了一个文件——《工业产品质量管理条例》,当时市里面、包括乐清县里都非常重视,专门设立工作组来指导我们,我们也很幸运,在1988年我们第一批拿到了生产许可证,这为我们后来的发展打下了很好的基层。
敢闯敢试基因深入骨髓
亲历者郑秀康(康奈集团董事长):
为了创业,我不仅卖了手表,还卖了老婆一条毛料裤子
我们刚开始创业时,是最艰难的,一没有资金,二没有厂房,三没有资源。只能靠我们上班攒下来的工资创业,不够钱就把家里财产卖掉。我把我老婆的一条毛料裤子卖了,大概50元;再把结婚时买的手表卖了100多元,加起来还不到200元。不够,只能向亲戚朋友再借,但是当时大家的工资就是三四十元,都很难。


正巧,我的邻居、一位老太太,丈夫刚去世不久,给她留了一笔钱。她对我印象很好,看我天天那么辛苦奔波,就问我有什么困难。我说钱不够。她就问多少钱,我借给你。我没吭声,她就“100”、“200”地问我,我才告诉她是“500”……


后来有天我去她家,刚要进门的时候,听到她和女儿说话。她说:“秀康最近需要钱,我想借他500元。”她女儿就问她:“这些钱是我爸留给你过日子、办后事用的。听说秀康连手表和老婆的衣服都卖掉了,万一做生意失败,还不了怎么办?”我觉得她的担忧是正确的,就没再提这个事。



但第二天我去找她时,她靠在床上,从枕头底下掏出一张张10元包好的500元给我说:“秀康,你这个人很好,钱借给你我放心。”在那个时候,可以说,我想要借500元在外面跪下求人都是借不到的,但她就这样借给我了。所以后来哪怕就是为了还钱给她,我也是要拼命努力工作的。


现在想一想,我们的政策一步比一步提升,银行、国家给我们这么多支持。创业者应该要学会感恩,不忘初心,承担起对国家责任社会以及员工的责任。所以我一直觉得,把企业办好,就是我的责任。
温州的产业集群就是一次次试验摸索出来的
亲历者南存辉:
我们集团刚开始的时候集而不团,开次会大家的意见就有160多条
1991年的时候,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的李瑞环同志到温州考察。市里叫我去汇报,汇报时我就说:“我的企业性质是股份合作,括号集体。”那个时候很怕我们作为个体企业,一定要挂靠个集体的帽子,党委政府更是为这个事情揪心。当时李瑞环同志就哈哈大笑说:“你担心什么东西呀,‘光头’不是更好嘛,为什么一定要戴个集体帽子呢,个体就个体,民营就民营,没关系的。”


这个事情不久之后,温州市政府就出台了第一部股份制章程,我们也从这里开始走上了向着股份制去规范的方向。然后就开始组建集团。这不仅仅是政府鼓励,也是我们的需要。比如当时我们从老外那里拿到一个订单,需要100个品种的产品,但是我只能提供10个,那么其他90个到外面收购过来出口行不行?在当时是不行的,因为我们在工商的注册证上登记的只有10个品种, 你就只能做这10品种,其他不可以出口的。这种情况下,政府领导就给我们出主了:“你搞集团,搞了集团以后,不仅可以解决个体和集体的问题,又可以解决你的经营范围、销路问题。”所以我们就开始搞集团。


组建集团真的很难,成立以后“集而不团”。我们那个时候联合40家企业形成一个集团,但是成立以后问题很多。我们说往东冲,集团里的其他企业偏偏要往西走,因为利益上统一不起来啊。怎么办?我们就开会征求意见,结果统计一下,有160多条意见,大家想法完全不同。

于是我就把大家拉到雁荡山,开了两天半的会议,要求大家不能请假,意见不统一不能下山。正好当时周其仁教授来温州,我们就请他出主意。他说,“赶紧消灭法人,不然等大起来就麻烦啦。”所以在那场会议上,我们就把下属企业的法人资格全部取消,真正形成了一个股权合作的股份制企业。


后来在实际运作过程中,还是有各种新问题,比如供方做不起来,你自己好了也没用。后来我们就派出帮扶小组,一方面帮助市场拓展,一方面帮助供方规范化发展。这样就慢慢形成了产业链优势。到现在为止,我们产业链上的合作企业达到2000-3000家,形成了一种产业链的生态。
“质量立市”让温州的工厂变成了企业
亲历者郑秀康:
第一届中国鞋王评比,我们送过去的鞋子最差的都比其他品牌要好
武林门火烧温州鞋之后,我就到国外去考察,看了欧洲的产品、材料、设备之后,决定回来搞流水线、机械化生产。当时国内的鞋子,包括那些国有大企业生产的,你脚伸进去袜子都会被勾住的。因为我们的工序都是手工钳帮,鞋子里面会有边沿,要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用机器来钳帮。我们用了几个月时间,做出了中国鞋业第一条成功的流水线。正巧那年下半年,中国鞋业要评选十大鞋王。当时我们的会长余阿寿说,秀康你去,你的鞋很好,能够代表温州。所以虽然我们在规模、税收、产值都还够不上评选标准,但还是参加了。结果,专家对比了我们的送过去的30双鞋子,哪怕是最差的,也比他们已经选出来的那十个鞋王要好。


但是他们还是对温州鞋有顾虑,所以又打电话到上海、北京各处市场中去问,确定没有发生过质量问题,这才把我们评为首批中国鞋王中的第6位。消息传到温州之后,市政府很高兴,说康奈打响了温州质量立市的第一炮。
对话声音
胡宏伟(澎湃新闻副总编辑、浙商研究会执行会长)
温州总是在不断回答改革的核心命题,她实现了我们从产品经济到商品经济、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从一大二公到产权明晰的民营经济三大突破。这三个突破分别在中央的十三大、十四大、十五大予以解决,而在温州,它们都是提前十多年就已经成型的。


温州还解决了两组关系: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的关系。中国改革到今天为止,这两个核心问题依然是问题,所以,只要改革依然在路上,温州的探索就永远不会过时。我过去在温州33次采访,我愿意再来33次,温州永远是一团改革之火。
洪振宁(温州市社科联副主席、温州市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
温州人创新的思维、合作的能力,敢为人先的精神,与善行天下的作风已经在地区形成了一个文化传统。温州人的精神不变、探路人的性格不变,并且还与时俱进,就一定能够在新的时代里续写创业创新史。
曹景行(凤凰卫视资讯台副台长、知名媒体人):
今天我们的市场,是世界的市场,对付贸易战最好的武器就是发展我们自己的市场经济。能带领我们整个中国经济突破当前的挑战,谁就是最好的模式。温州的模式在新的时代应该有更广阔的舞台,也应该有更辉煌的成就。
王春光(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
温州过去四十年创造了非凡的业绩,但在今天要更有危机感。我们要把过去好的东西传承下来,要探索新的温州模式,新的发展路子,更好地融入人类共同体当中去。

要发帖的朋友,可以加我为好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衡阳上班族 ( 浙ICP备13037409号 )

浙公网安备 33032402001003号

GMT+8, 2018-12-16 03:18 , Processed in 0.252605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