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衡阳上班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61|回复: 0

北漂租房辛酸往事:附反套路“避坑指南”

[复制链接]

1006

主题

1016

帖子

438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386
发表于 2018-8-25 13:3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求租者一边骂那些长租品牌公寓黑心,一边拖着行李搬进了简易宜家风装修的品牌公寓内。
这种无奈的怪象下,北京的房租继续节节攀升。
根据贝壳研究院整理的数据显示,以2018年8月6日至12日的整租租金为样本量,北京整租平均租金同比增长了15.5%。
除了房租飙升,胡景晖“离职罗生门”,更让这场风暴逐步扩大影响范围。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曾在采访时表示,目前一线城市的入住率平均在80%左右。公开数据显示,魔方公寓共经营 200 间门店,拥有30000间房,平均入住率达 95%,YOU+国际青年社区平均入住率达98%。
租房价格飙涨的同时,一线城市的入住率依旧居高不下。从市场最基本的原理供需关系来看,长租市场确实存在着庞大的前景和发展空间。
有着七八年北漂经验的刘丽,并不懂这些市场原理,但凭借着十年的租房经验,在聊起近期的长租品牌公寓房租飙涨问题时,她坦然地告诉我们:“不选他们,还能选谁?”
58同城们找房的黄金时代

刘丽说,还没被58同城那句魔性的广告——“这是一个神奇的网站”,洗脑之前,她找房的途径很原始,无非是电线杆、小区宣传窗或者进入目标小区人肉搜索询问。
(北京某小区门口宣传栏中的招租信息)
2011年4月24日起,北京公交车和地铁上出现了大量58同城的广告,随着代言人杨幂那句不断重复的“这是一个神奇的网站”,58同城走向了主流大众。据公开数据显示:2011年12月,58同城注册用户突破1亿,日发帖量200万,月度覆盖1.5亿人次。
成立于2005年的赶集网、58同城,诞生于互联网次生代Web2.0大背景下。所谓Web2.0,可以简单理解为是“由用户主导而生成内容的互联网产品模式”。按照行业普遍认可的说法,Web2.0是互联网一次理念和思想体系的升级换代——由原来的自上而下的由少数资源控制者集中控制主导的互联网体系,转变为自下而上的由广大用户集体智慧和力量主导的互联网体系。
由此衍生出了分类信息网站模式,也就是赶集网和58同城们。
经过6年的累积后,58同城因为杨幂的那句“这是一神奇的网站”变得家喻户晓,也让这种分类信息网站的模式得到推广。不少大学生,从在校时找兼职到即将毕业时找工作,再到毕业搬离宿舍前找房子租住,都是通过这类的信息分类平台。
刚毕业的刘丽正好赶上了这个节点。
刘丽说,临近毕业前,天天刷赶集网、58同城。刷完简历,就去看看有没有房东直租的房子。确实,那时还能找到真是房东的帖子,总体来说,房租的问题找同学两三个人合租倒也划算。但问题是房东一般为了省心,合同签三年,但要求押一付六。
根据链家地产市场研究部统计,2011年,北京房屋租赁市场继续保持2010年量价双涨的态势,全市成交规模超过100万套,平均租金年度涨幅13%,居全国一线城市之首。2011年北京租赁市场成交平均租金3280元,年度涨幅为13%。
刘丽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在一家上市公司做行政,3500元一个月,扣除五险一金后到手大概2600元左右。这样的收入,哪怕省吃俭用,去掉日常开销和吃饭的费用后,等同于月光。
因现金不够,找房东就得押一付六,这样的交付方式根本交不出房租。于是在58同城上根据租金从低到高的筛选方式,选择了800元以下的房子。最后选择了18平方米,押一付一,750元一个月,和同学两人合租,四面石墙的“筒子楼”——城中村里的自建房。
狼与狗的时间

路远可以早点出门,房间小就精简物品,一层一间公共洗漱房那就赶在大家不用的时候洗漱,没有厨房就在门口摆个凳子,放上电磁炉偶尔给自己加个餐。但是,对刘丽来说用水问题是“筒子楼”压死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动不动就停水,还有每天早上靠电压泵打上来的水,总是处于滴滴答答的状态。
刘丽回忆说,住了几个月后,实在忍不下,便在赶集上又看起了房。“要个人,不要中介”这是刘丽的找房原则,筛选了一通后找到了一个标注为“个人”的房东。
当那个穿着衬衫、西裤,骑着小摩托,自称帮房东看房子的人出现在约定的地方。刘丽相信了他们的说辞,相信他们不是中介,只是房东不在当地,他们帮忙管理而已;也相信自己在网上看到的那套价格实惠的、装修不错的房子,只是不巧被人捷足先登了。
看了几家后,刘丽在北四环四季青桥附近的美丽园小区租了一个没有窗户的隔断,押一付三,850元一个月,继续和同学两人合租。虽然小,但四家合用一个干净的卫生间、可以用燃气做饭,每天打开淋浴是冲劲十足的热水。
这个隔断大概不足10平方米,装下一张上下铺后,只能再放下一个简易的三夹板制成的衣柜。衣柜的门对着上下铺,门只能开一半无法全开,勉强能取放衣物。而除了床和衣柜外,留给她俩活动的区域也只有半扇衣柜门宽度的走道。
进入这个房间后,会有种不知岁月的错觉——没有对外的窗户,于是天亮、天黑,还是下雨、刮风,他们都只能通过厨房的窗户知道。现在回忆起来,刘丽说,只要一进入那间小隔断,就像停留在黄昏时刻——下班后,回到那间屋子最后看到的天空的颜色。
正巧当时看到一本书中有一句关于黄昏时刻的法国熟语“heure entre chien et loup”,翻译过来就是“狼与狗的时间”。引申意便是,黄昏时刻,万物轮廓朦胧恍惚,你无法辨认从远处朝自己走来的那个身影是自己的忠实爱犬还是捕杀猎物的狼。
这句法国熟语的另一层意思,正好能用到彼时房产中介在分类信息网站中发布的虚假信息。当58同城、赶集网等分类信息平台成为大众常用的平台后,平台上发布的消息愈来愈真假难辨。
搜索目前网络上留有痕迹来看,从2011年开始陆续爆出租房被骗的消息,假冒认证房东、预付押金被骗、被临期租房者转租遭逐出等等。
(百度搜索“58同城被骗”长尾关键词后,新闻收录页显示的相关新闻)
对“58同城”“赶集网”两个关键词进行搜索发现,在百度指数中媒体指数头条上,分别从2011年开始就有两条关于招聘被骗和租房被骗的新闻。

(赶集网关键词下百度指数中媒体指数头条)
在这类被骗事件和新闻的频繁出现中,这个时期也出现了一批“租房防骗指南”,和一些租房过程中反套路的“避坑指南”。
有人总结有以下几种套路

一是虚假房源信息。如本身没有这个房源了,房产中介经纪人为了吸引租房者眼球而特意发布虚假信息,这类房源信息一般都有价格低、条件好等特点,但一般打电话过去询问后,中介经纪人一般都会告诉你房子已经租出去了,然后带你去看其他的房源。
二是假房东欺骗性转租。一些骗子会将临时租来的房子的房源信息挂到平台中,价格一般会低于周边同类房源的租赁价格。不少看了房子的租房者,或是租房心切,或是贪图便宜,看完假房东的假房产证后,便匆匆签了合同给了房租和押金。而假房东基本在收到钱款之后,便会立刻消失,等租房者反应发现问题后已经来不及了。
当然,除了以上还有高租低转型、提前交定金等等套路。经常是一招被破解、拆穿,马上有新的套路。
房屋中介的“金诺”

据说,在北京租房时是每个北漂离黑社会距离最近的一次。
起初,刘丽以为这是个“梗”,4年7次搬家,自己身经百战,还能被欺负了不成?度过了最艰难的一穷二白阶段,工作四五年的刘丽从阴面的次卧搬出,想找一个朝南、带阳台的主卧,能种点花,还能躺在阳台上晒太阳看书。
抱着对未来生活的憧憬,通过一个名叫“金诺”房产中介,刘丽在朝阳区通州区交界处的常营,找到了一间满意的带阳台的大主卧。押一付三,每个月1600元,起步签订一年合同,承诺押金最后肯定全额退。有阳光、有风雨声、有花草,刘丽回忆说,那间屋子真的特别喜欢。本来想继续住的,但是合同到期后,中介告知要涨了500,房租2100,不续租就要提前一个月带人来看房了。
心理承受价格是一个涨200元,这莫名多出的一个月300元,对她来说也是一笔额外的支出。
在办理退租手续时,中介告诉她1500元的押金,要扣一千多,只能拿回三百多的押金。住的这一年,她自认为房屋维护得比之前好得多,也没有什么损坏,为什么要扣押金?刘丽不接受这个说法,便与中介僵持,让他们给出扣款的明细,她要扣款明细逐条对照着看一遍,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僵持无果后,懒得继续应对她的中介,直白地告诉她:“就没有不扣押金的,你才扣了1000多,好多人基本都拿不回押金。”刘丽当时气得数不出话,只能不断重复,你们这帮黑中介,怎么不讲道理,你们对不起“金诺”这个名字!
与其他案例比起来,刘丽遇到的中介不算“黑”,至少没有合同期间内让他立马搬走,更没有用断水断电、堵锁眼等方式强迫让他搬走。
(百度搜索“北京十大黑中介排行榜”出现的相关新闻和事件)
艾普英捷大数据显示 ,用户在搜索“黑中介”时,关联度排名前十的词汇分别是:房产、诈骗、中介费、二手房、整治、套路、预防、举报、合租、受骗。可见房地产是黑中介重灾区,在租房与二手房领域尤甚,而用户最关心的是上当受骗造成的财产损失和后续补救措施。
北京晚报曾做过一次关于黑中介的调查。调查数据显示,北苑、立水桥、天通苑、回龙观、西二旗等所在的北五环,共有黑中介56家,占统计出黑中介数量的25.45%。其中回龙观与西二旗地区,各盘踞着14家黑中介。东五环外的管庄、常营、褡裢坡、双桥、黄渠、传媒大学、潞城、草房等地黑中介的调查数据为41家,占总数的18.64%。
想在这些地方租房,大部分的求租者都绕不开他们。
租房公众号看房狗运营总监李贝克总结,那些相对新的楼盘,黑中介在某个区域未开通地铁前,在租金较低的情况下,蹲守楼盘大量囤房。而一些大社区的租赁纠纷关注度低,社区管理组织相对松散、楼层高、社区大、人口多,租赁需求大,一个小区多个黑中介盘踞。
但,刘丽退租后,并没有如愿租到性价比合适的房子。找房时,常营连心园小区内有十几套房子的二房东,告诉刘丽,自如和蛋壳都进来了,房东都把房子给他们了,没给房子的房东,也都要按照这个市场行情涨价。
云里雾里的刘丽,觉得逻辑不通,为什么自如和蛋壳来了,就得涨价?
自如们说,你可以住得更好一点

在单位所在的大厦电梯里,刘丽看到自如的广告——你可以住得更好一点。
她被这句话击中了。
但,怎么样算住得好一点呢?装修、容积率、绿植覆盖度这样的硬件,还是不扣押金、有人打扫公共区域的保洁、可实时报修的上门服务,抑或是押一付一没有经济压力的“性价比”。那时候看起来,自如、蛋壳这样的长租品牌公寓,在一堆黑中介中像一股清流,用情怀、温度、服务、便捷和简单的装修打动了一大批人。
2011年便成立的自如,在当年6月6日,迎来第一个自如客:87年出生,本科学历,从事传媒行业,爱好摄影的璐璐。又用了4年时间,也就是在2015年,从第一个自如客快速发展:截止2015年年底,自如友家房间数达20万间,自如客累积达40万人。而此时,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蛋壳公寓,刚诞生不久,首刀便切入北京和深圳两座城市。
2013年,长租品牌公寓完成了它的萌芽期,正式进入起步期。不仅早期成立的品牌公寓开始受到资本青睐,相继获得投资。如优客逸家在2013年连续获得了天使轮、A轮累计700万美元的投资;魔方公寓获得数千万美元的A轮投资。同时,更多的品牌公寓开始涌现,主要代表有寓见、蘑菇公寓、城家公寓、窝趣公寓、水滴公寓等。
据不完全统计,在2010-2016年间成立的35家品牌公寓当中,上海占11家、北京占7家、深圳占5家、杭州占4家、广州占3家、南京占2家、武汉占1家、成都占1家、郑州占1家,都属于一线城市或人口净流入大中城市。其中,2014年成立的占比最高,有14家之多。
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的监测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3月,全国范围内各类长租公寓品牌为1200多家,房源规模超过202万间。
以自如和蛋壳公寓为主的分散式长租平台,预约保洁、报修、缴纳房租都可以通过企业自有的APP,或者是微信服务号进行。
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4月,我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总数达8.48亿户,在移动电话用户中的渗透率达67.8%;手机网民规模达5亿,占总网民数的八成多,手机保持第一大上网终端地位,我国移动互联网发展进入全民时代。
对求租者那端来说,也逐渐接受对自己好一点的“轻奢”选择。
对比了蛋壳公寓和自如后,刘丽选择了性价比更好的蛋壳公寓,原因很简单——同等装修的情况下,蛋壳可以押一付一,服务费比自如更便宜。
签约时,合同中的半年付,以及微信、手机需要与一个名叫“分期付”平台绑定,这个授权操作让刘丽不安。
不安的原因很简单,网传这些平台“押一付一”其实是个幌子,就是用你的信息去注册办理贷款。合同上半年的付款周期由第三方机构执行,求租者与这个第三方机构签订类似于贷款的合约,每月将房租打给对方。也就是说,求租者和长租公寓之间并没有发生直接房租交易。
后来,刘丽的朋友也在另一个长租平台8090公寓,遇到了同样的情况。只不过,她的选择比刘丽多一个:押一付一,每个月2600元;押一付三,每个月2500。原因很简单,使用这个分期付的平台,长租品牌公寓需要支付一定的手续费,而羊毛一定是出在羊身上。
确实,羊毛一定是出在羊身上。
刘丽看了近期那则网名“仙翩”在水木社区发布的关于自如和蛋壳争抢房源的帖子后,才知道为什么当时“黑中介”理直气壮给涨500元一个月。
刘丽告诉我们,知道贵,但除了这类的品牌公寓,她还有更好的选择么?
“要租一所院子里有点竹篱,可以种菊的房子,租钱就每月总得一百两,水电在外;巡捕捐按房租百分之十四,每月十四两。单是这两项,每月就是一百十四两,每两作一元四角算,等于一百五十九元六。近来的文稿又不值钱,每千字最低的只有四五角,因为是学陶渊明的雅人的稿子,现在算他每千字三大元罢,但标点,洋文,空白除外。那么,单单为了采菊,他就得每月译作净五万三千二百字。吃饭呢?要另外想法子生发。”
这是鲁迅在《病后杂谈》中算的一笔房租和生活方式的账,他在北漂中算是食物链的顶端,房租之困,真是有穿越时空的力量。
作者:姚赟

要发帖的朋友,可以加我为好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衡阳上班族 ( 浙ICP备13037409号 )

浙公网安备 33032402001003号

GMT+8, 2018-12-19 01:51 , Processed in 0.191769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